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去芬兰看极光,见圣诞老人,路上却丢失行李,差点被锁地牢

2022-12-02 15:37:36 613

摘要:我一直很想,在圣诞节的时候,带着孩子们去拜访住在北极拉普兰的圣诞老人。拉普兰(Lapland)是北极圈附近的一块地区,非常美丽要实事求是地说,拉普兰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目的地,中年女人想去,可舍不得钱。圣诞老人的房子,建在那道儿闪着蓝光的北极线...

我一直很想,在圣诞节的时候,带着孩子们去拜访住在北极拉普兰的圣诞老人。

拉普兰(Lapland)是北极圈附近的一块地区,

非常美丽


要实事求是地说,拉普兰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目的地,中年女人想去,可舍不得钱。

圣诞老人的房子,建在那道儿闪着蓝光的北极线上


转眼世界停摆两年了,拉普兰的酒店价格,差不多已经半儿劈了,此时不去,又待何时??

拉普兰的冬天,有一种奇特的光线,非常美丽


所以,圣诞老人,拉普兰,我们来了!可出门没看黄历,才有了后面一连串生死时速,终生难忘的“惊惧”!


因为是去雪国,箱子不好拉,这次我们做背包客。


到了戴高乐机场,工作人员说,因为飞机满员,建议尽可能地把行李都托运,不要带上飞机。

法航挺贴心,准备了袋子装背包


我的背包里有电脑,就托运了他们三个背包。

赫尔辛基国际转机区空无一人

我们走了半天,才觉得不对劲


4点25,飞机提前五分钟到赫尔辛基,太久没坐飞机了,我们居然走错了出口,走到国际转机区,绕了很久才找到出口取行李。

空空如也的传送带


悲催开始了!

子觅就剩身上穿的衣服了,其他全在背包里


子觅的背包不见了,外面零下六度,只剩下一件毛衣和一条牛仔裤。

全是丢了行李的人


赫尔辛基机场的行李招领处,排了四十几个人。已经五点一刻了,我们七点半的火车,火车站还在市中心。


幸好,行李招领处突然分出来一个专门处理欧盟内部航班的窗口。卢先生不顾白眼,拿出上海高峰挤地铁的技术,一个箭步冲过去,从第四十几一下子变成了第二。


趁着卢先生去排队,我找出几件我的衣服,临时给子觅如大蒜一样套上,可只有一条单裤,怎么看怎么冷。

没有外套的小孩子,在地铁上假哭


填好资料,去查健康码,查我们的太太会讲一点法语,她告诉我们,已经六点了,你们最好去坐地铁,出租车可能赶不及。


我们背着行李,咚咚地跑到地铁站,买票,刚跳上去,车就开了。我气还没喘匀,卢先生突然说:“你觉得赫尔辛基,应该只有一个火车站吧?”


我一下子汗毛炸起,火车站,巴黎有六个,北京有五个,上海有三四个,赫尔辛基能有几个?


卢先生开始拼命在网上翻,我想起,很久之前加过一个在芬兰的读者,我狂翻出她的微信,问了一连串在吗?她正在家包包子。

卢先生在后面努力翻手机


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江湖。她一下子就打消了我们的紧张,赫尔辛基就一个中央火车站,而且附近很繁华,应该可以买到子觅的衣服。

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里面


但我们的地铁是6点41到,火车是7点29开,只有48分钟,要从火车站走出来,找到卖童装的商店,买好付钱,再走回来上车,连常驻芬兰20年的朋友也说,真的很紧张。


可我们第二天一早到圣诞老人村,已经报名一个麋鹿农场和动物园的一日游了。北极零下18度,早上八点半,一定没有商店开门,没有防寒服,子觅估计能冻成人形的冰棍儿吧?


所以,无论有多紧张,都得去买衣服!

感觉就像在拍综艺,做任务


等我们从火车站跑出来,才发现圣诞节前的赫尔辛基,真的好漂亮。

拍得太急了,虚了


来不及看街景,我们如无头苍蝇一样,找衣服店,跑了四五百米,我看到一间女装店,赶紧冲进去,店员拦着说,我们要关门了,我们四个一起给她讲,飞机把行李搞丢了,子觅没有外套,还有30分钟,我们要坐火车去北极。


店员看着整张小脸冻得惨白,只有鼻子和耳朵是红的子觅说:“童装在楼下,你们快点儿。”


我们在6分钟内,买了全套衣服,又花了五分钟付钱,整个过程犹如闪电。

圣诞前的赫尔辛基真的好好看


拎着衣服走回火车站,才7点12分,我们有一种跑赢了时间的自豪感。

买好衣服,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,合影留念


还有时间买了份三明治,准备上了车吃晚餐。然后我们才发现,当晚第二波挑战已经赶过来了:火车晚点了,还没写出发时间!


赫尔辛基入夜后,差不多零下七八度。吃晚餐等不了上车了,我们在站台上,就着冷风喝着可乐吃三明治,吃完晚饭,我的胃里好像有一个冰坨。


看表,火车已经晚点一小时了,芬兰人民好平静,没有信息,没人问询,没有呐喊,没有愤怒,大家都只在站台上等。


卢先生忍不住了,找了半天,终于发现一个穿绿色制服的,芬兰铁路局的人。


答复就是:不知道是火车出了问题,还是铁轨出了问题,反正就是出了问题,不知道啥时候能修好?不知道能不能改下一班火车,不知道能不能取消火车票?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

每辆火车开过来,都不是我们的


而更让我们着急的是,如果火车晚太久,我们就赶不上第二天的一日游了,该怎么办?


站台上实在太冷了,我们折回火车站里,找了个咖啡馆坐下来,掏出电脑,联系旅行社,可怎么都打不通。


又请那个读者帮我打,哎,跟我这号人做朋友,晚上九点了包子还没上笼。

卢先生也好忙,研究完法航丢失行李的文件,

又开始研究火车退票和第二天旅行社怎么办?


火车晚点三个小时之后,卢先生也绝望了,从网上联系旅行社,变成默默查第二天的机票,第二天一早的航班居然还有座,我说:“快定,等什么?”


卢先生开始订机票,为了累积里程,他专门花了五分钟去研究,芬兰航空算不算SKYTEAM,就在这时候,广播突然说:“去Rovaneimi的火车,十分钟之后到。”


已经十一点多了,整个火车站的人都跳了起来,我也特开心,给卢先生说:“哎,马上凌晨了,今天的坏运气已经过去啦。”因为这种最后一分钟订的航班,是不能退改的,只差这几分钟,就幸好还没确认。

大家都在兴冲冲地往月台上跑


只不过,马上凌晨总还不是凌晨,我们永远也不知道,人生路上,下一秒钟,等待我们的,究竟是什么?


我们在26号车厢,非常靠后,要走到完全露天的部分,半夜的赫尔辛基,冷到骨头疼。


站台上有个地下通道的入口,门开着,火车还没到,我们就先躲进去避风。

就是这里,但视频是我们返回赫尔辛基时拍的,

当日时间更晚,没有这么多灯


进去还是冷,我随手把门关上了,立刻风就小了,我还说:“看,妈妈多聪明。”

当时大概就是这样子,就站在这个门后面避风


又等了一会儿,火车终于晃晃荡荡地进站了。我们准备出去上车,这时候才发现:那个玻璃门锁住了!我们被反锁在里面了!!我们出不去了!!!


就像是在演电影,一群劫后余生的人,刚刚找到一个自以安稳的地方,笑纹还没裂开,才发现又入绝境。


我们的第一反应是,向下跑,地下通道一定有出口通往火车站,结果跑下去才发现,通往火车站的出口,已经拉上了铁栅栏门,也锁了。


估计地下通道是到点儿就关门,而我们月台上的那个门,被卡住了,所以还开着。

我们跑的时候,可不是轻装上阵,

有四个5到9公斤的背包和一大袋衣服要背着


我们又赶快往隔壁的站台跑,跑了两个站台,门都关着。等于这个地下通道,变成了一个“地牢”,把我们四个活活锁在里面了!!


原来这才是去见圣诞老人,最强烈的一波考验!


卢先生继续往其他站台跑,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类似被卡住的门,我和孩子们又重新跑回我们自己的站台。


这时站台上有很多旅客,都拉着行李,形色匆匆。我站在玻璃盒子里,拼命地敲玻璃,玻璃很厚,站台很吵,灯光很暗,没人理我。


那个玻璃门是顶部被卡住,拼命拉,门下面可以弹开一点点,思迪拼命敲窗户,我就拼命拉门,冲着拉开的那个小缝儿,喊救命,真的在喊救命。

这大概就叫做:“犯罪现场模拟”

当日我和思迪,就大概这样晃着门


终于,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看到我们,走过来,我和思迪一起狂喊:“我们被锁在里面了,请帮我们开门,Please! Please!"


可她从外面,也打不开门。


这时,卢先生又跑了回来,他扔下背包,拼命地拉门,拉不开,又拼命地踹门上的玻璃,纹丝不动。


站台上大部分人都已经上火车了,我紧张到已经不会思考了,思迪也站不住了,只能靠在玻璃上,子觅吓得直哭,我赶快抱住她说:“别担心,我们一定会从‘地牢’里出去。”


那个小姑娘把她的父母叫过来,把背包递给她爸爸说:“我去叫人。”


张口才发现,他们居然是法国人,他们隔着玻璃给我说:“我们绝对不会把你们扔在这里的!你放心!”


这应该是2021年,不,这甚至是我这一辈子听到的,一个陌生人给我说的最温暖的话了!这一刻,无论是我还是孩子,我们都会记住一辈子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undianzan.cn/304678.html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