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同样的处境,为何乌克兰总是两头受气,芬兰却成了高福利国家?

2022-12-02 15:16:49 999

摘要:最近,乌克兰局势可谓是一天一变,牵动了不少吃瓜群众的心。两个月以来,俄乌边境冲突不断升级,终于走到了今天,俄罗斯干脆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独立地位。乌克兰呢?犹如一个受了婆婆气的小媳妇,打不过夫家,只能泪眼汪汪看着娘家,希望西方集团(主要...

最近,乌克兰局势可谓是一天一变,牵动了不少吃瓜群众的心。两个月以来,俄乌边境冲突不断升级,终于走到了今天,俄罗斯干脆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独立地位。

乌克兰呢?犹如一个受了婆婆气的小媳妇,打不过夫家,只能泪眼汪汪看着娘家,希望西方集团(主要是欧美)能为自己出头。

西方集团除了口头上的谴责和一些不痛不痒的制裁,实际给的帮助非常少。乌克兰两头受气,快憋成“怨妇”了。

如果我们把时间线拉长点,回到2014年,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逃亡俄罗斯时,就会发现这些年乌克兰动荡不安,主要原因是其外交政策的彻底失败。

与乌克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芬兰,同样与俄罗斯接壤,历史上也没少挨欺负,但出色的外交政策,让芬兰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左右逢源,一步步发展成人人羡慕的高福利国家。

如果乌克兰早点学学芬兰,绝不会混成今天这样。

亲欧派“一边倒”毁了乌克兰

韩国总统朴正熙有句名言:“韩国近代史的悲剧是地理位置的悲剧。”这句话放在乌克兰身上同样适用。正如韩国夹在中国与日本之间,乌克兰夹在北约与俄罗斯中间,很容易出问题。

俄罗斯把乌克兰视作“最后的防线”,如果北约染指了乌克兰,俄罗斯毫无战略纵深可言,下一步北约就敢占领莫斯科了。

乌克兰独立后大部分时间,都由“亲俄派”主导,所以2014年之前没闹出太大的动静。

普京对乌克兰也有不少经济扶持,比如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,特意途径乌克兰,让乌克兰收“过路费”;乌克兰买俄罗斯天然气的价格都是成本价。

但俄罗斯经济实力毕竟有限,大部分乌克兰老百姓渐渐起了“脱俄入欧”的念头,加入欧盟,一步迈入发达国家。

2005年,亲欧派尤先科和亲俄派亚努科维奇角逐总统宝座,尤先科获胜。这里补充一个小知识点: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是顿涅茨克人。

尤先科上台后,与德国打得火热,想尽早加入欧盟,冷淡了俄罗斯。普京二话没说,就给天然气加价施压。德国默克尔也很鸡贼,知道普京得罪不起,一直拖着不给乌克兰办欧盟“户口”。

搞到2010年,乌克兰经济一塌糊涂,尤先科下台,亚努科维奇卷土重来。亚努科维奇当总统第一句话就说:“乌克兰不该加入欧盟。”

言下之意是该跟着俄罗斯走。这下彻底得罪了亲欧派,一阵颜色革命,2014年亚努科维奇狼狈下台,逃到了俄罗斯寻求保护。

从此乌克兰彻底变成了亲欧派的天下,没人敢再提亲俄。

普京一看,自己在乌克兰培养的亲俄势力全没了,乌克兰“变色”了,立刻派军进入亲俄的克里米亚半岛。

其实,占领克里米亚是普京的无奈之举,目的是止损,如果乌克兰还是亲俄派主导,普京不会选择占领克里米亚。边境亲俄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都是在2014年闹独立的,但普京怕刺激西方,没有将这两个州并入版图。

2015年,在德法斡旋下,乌克兰与俄罗斯签订了《明斯克协议》,乌克兰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自治地位,换取和平。

亲欧派两头不是人

对于乌克兰来说《明斯克协议》有点城下之盟的味道,自己工业最发达的两个州成了自治州,不向基辅中央纳税,基辅还要掏钱补贴他们,官员又全部自选,这不是“国中国”吗?这为现在的俄乌冲突埋下了伏笔。

亲欧派控制乌克兰后,陷入了迷茫:谁能给自己提供安全保护?亲俄时,不存在这个问题,俄罗斯真心实意帮助乌克兰,在普京看来:乌克兰安全,俄罗斯就安全。

如今,俄罗斯变成了敌人,按照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的逻辑,亲欧派自然想投入西方怀抱,加入北约,至少是欧盟。

结果,大家都知道了。欧美犹如“渣男”,美国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,德国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。可他们嘴上都不明说,而是用一些所谓的“条文规定”说乌克兰不符合加入的标准。

比如默克尔多次表示,乌克兰市场经济尚未完全建立,不符合欧盟标准。老天爷!希腊这种国有经济占50%的国家早早加入了欧盟,乌克兰市场转轨30年了,国内全是私人寡头,怎么不是市场经济了?

亲欧派上台这几年,乌克兰经济一年不如一年,堕落成了“欧洲红灯区”,有点能力的年轻人全跑了,留下老弱病残在国内穷折腾。民众要求修改屈辱的《明斯克协议》。亲欧派感觉“民心可用”,便向俄罗斯发出修约的要求。

这一招挺高明。亲欧派的总统泽连斯基心里肯定明白:俄罗斯绝不可能答应修约,俄罗斯一发火,泽连斯基就有理由向北约诉苦了,向北约施压,要求加入。

可惜,泽连斯基的小算盘被普京看破了。普京的反应大大超越了泽连斯基的想象,乌克兰明要修约,暗地谋求加入北约,这是俄罗斯无论如何不能答应的。

普京直接把修约上升为“战争行为”,十几万俄军开赴前线,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,吓唬西方及乌克兰。欧美和乌克兰都没想到俄罗斯的火这么大!

普京提出了要求:美国承诺,永远拒绝乌克兰加入北约。普京的要求翻译一下就是乌克兰必须永久中立化!不能选边站。让乌克兰变成芬兰,不和俄罗斯唱对台戏,变成一个好邻居。

美国作为西方集团的“带头大哥”被威胁做出承诺,面子上不好看,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两个月,直到今日。

何为芬兰模式?

普京是个明白人,亲俄派在乌克兰大势已去,亲欧派是主流,乌克兰和俄罗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
普京可以容忍亲欧派执政,但不能容忍乌克兰倒向西方。乌克兰最理想的状态是成为“第二个芬兰”,永远保持中立。

二战结束后,芬兰重新独立。芬兰外交最棘手的问题是处理与苏联的关系,两国有1000多公里的边境线,弱小的芬兰根本无力抵挡苏联的钢铁洪流。

美国人邀请芬兰加入北约,获得“集体安全”。芬兰总统吉科宁立刻拒绝:“加入北约后,芬兰会彻底与苏联对立,如果美苏爆发战争,芬兰将成为第一线,美国人又不会被炸!他们在大西洋的另一侧!”

总统吉科宁对美国和苏联采取“等距离外交”:我不反对谁,也不支持谁。这一政策延续至今。

当然“芬兰模式”还有很多配套措施,例如芬兰总统口头会讨好苏联,夸苏联是个“好邻居”,并把军队限制在很小的规模,向苏联表示自己没有丝毫威胁。芬兰又向美国购买武器,给美国军工集团好处,维持两国关系。

等距离外交给芬兰带来了70多年的和平,从未听说俄罗斯,美国与芬兰有什么利益冲突。

70年的和平机遇,芬兰从卖木头起家,进入低端制造业,生产皮鞋,进而扶持了飞利浦、诺基亚等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,让国内老百姓过上了高福利生活。

反观乌克兰,非要选边站,非黑即白,结果四处碰壁,缺乏小国智慧。正如芬兰总统吉科宁所言:小国外交不能与民族情感混为一谈,我们只有按照理性执行外交,才能维持主权。

显然,泽连斯基不懂这个道理。


作者:江左佑安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